毛巾生产线的暗黑面:旧袜子旧内衣竟是毛巾生产原料

时间:2020-07-22 来源: 国际新闻

河北省高阳县是中国最大的毛巾生产基地,年产毛巾50亿条,约占全国的三分之一,市场上每三条毛巾里,就有一条产自高阳。然而记者走访了高阳及周边十多家生产企业,却发现了一些奇怪的现象。一些厂家销售人员告诉记者,虽然标注着执行国家标准,但有的毛巾实际上却无法保证检测合格。

记者:“这个保检测吗?”

河北高阳毛巾城销售员:“这个?这个不是保检测的。”

河北迪奥纺织品制作有限公司负责人:“不保检测。”

高阳康旋鑫鑫毛巾厂负责人:“不保检测,五元的都不保别说三元多的。”

毛巾属于和人体皮肤直接接触的B类纺织品,为确保毛巾质量,《纺织品纤维含量的标识》国家标准及毛巾的国家标准,对毛巾含棉量、脱毛率、色牢度、PH值等,都作出了详尽的规定。

金浩阳纺织品有限公司总经理表示,金浩阳公司生产线分为两种,一种是高速纺织机,织出来的毛巾,大都是符合国家标准的,而另一种是低速纺织机,有时会用当地便宜的纱线加工达不到国家标准的低档次毛巾。

金浩阳纺织品有限公司 总经理:“脱毛率根本保不了(14支纱线织的毛巾)的,没人保脱毛率的,脱毛率肯定会超标。”

永亮毛巾,是高阳当地较大的毛巾生产企业之一,销售总监翟经理告诉记者,永亮生产的毛巾也分为两种,一种是可以保证检测合格的,另一种名为“特麦惠”的低端毛巾,是无法保证检测合格的。

记者:“那咱们特卖惠这个产品,应该是也可以保检测吧?”

河北高阳永亮纺织品有限公司销售总监 翟经理:“不保,我们检测的标准,我们说保检测,检测标准就是国标,它达不到国标。”

为什么有的毛巾无法保证检测合格呢?记者了解到,高阳毛巾生产企业大都是从上游厂家采购纱线,然后再用纺织机织成毛巾,也就是说,纱线的好坏,直接决定了毛巾的品质。记者发现,这些企业所用的纱线基本是用白色塑料包装,上面没有标注产品名称、厂名厂址等任何信息。

这些纱线用的是什么原料,是如何生产出来的呢?记者决定向这个行业的上游——纱线生产厂家追踪调查。

在高阳县辛留佐村,记者找到了一家专门生产毛巾纱的企业,仓库里摆满了做好的纱线。

记者:“你这个纱线,现在客户拿去主要是做什么?”

河北高阳纱线生产企业 冯经理:“做毛巾。”

记者:“毛巾最多是吧?主要是做毛巾还是做别的?”

河北高阳纱线生产企业 冯经理:“主要是做毛巾没有别的。”

在工厂生产车间有一个配料池,池子里是用来纺毛巾纱的原料,有的很白,有的发黄、有的发黑,有的上面还沾染着绿色的污渍,有一股刺鼻的味道,里面的杂质清晰可见。

河北高阳纱线生产企业 冯经理:“这个杂质就比较多了这个杂质比较多了。”

冯经理告诉记者,这些原料大部分是再生棉,所以看上去颜色很杂,业内所说的再生棉,指的是一些纺织厂的各种下脚料、碎布片、线头等经过再梳理、再开花,就成了再生棉或者叫回收棉,比新的棉花便宜。

河北高阳纱线生产企业 冯经理:“用了一遍,再用一遍,它属于再生了。”

各种下脚料、再生棉,经过几道简单的工序,就纺成了纱线。冯经理说,再生棉是短纤维,拉力不够,纺纱时还得再加入一部分化纤,再加上再生棉又脏杂质又大,所纺成的纱线根本不能用来织毛巾,因此,他们的成品纱线一般都是空白包装,不会标注原料、成分、厂名厂址等任何信息。

记者:“这上面也都不打标是吧?”

河北高阳纱线生产企业 冯经理:“什么也不打。”

记者先后走访了高阳及周边多家为毛巾厂生产纱线的企业,每家产量少则一百吨,多则数百吨,再生棉是这些纱线厂的主要原料。

河北高阳纱线生产企业负责人 李经理:“这种看着灰就这么大,它这种脏,它这种便宜。”

一位纱线厂负责人告诉记者,在国内一些城市,有专门加工销售再生棉的集散地。

河北高阳纱线生产企业 冯经理:“我们收原料的话一般是像郑州啦,山东啦,有时候上(山东)平原、夏津。”

纱线厂所用的这些再生棉,又是如何加工而成的呢?记者决定继续向这个产业链的上游追踪。

废旧衣物如何成为生产毛巾的原料?

在河南省新密市的温商棉业,集中着近百家棉花加工企业,走进一家工厂车间,这里正在加工再生棉,记者注意到,棉絮状的原料里充满了灰尘,除了部分化纤看上去很白,其余的原料有的发黄,有的发黑,有的甚至已经黏成一团。

记者:“这是啥?这是绿的?长毛了。”

河南新密温商棉业加工车间 工人:“嗯,对对对。”

这些又脏又差的棉絮状原料,被工人混合在一起,经过简单加工、打包之后,颜色各异的棉絮,就变成了整捆的成品,以待出售。

河南新密温商棉业商户 负责人:“都是销到河北高阳做毛巾纱,做毛巾纱没问题。”

为了规范再生棉的加工及使用,原国家质检总局颁布的《再加工纤维质量行为规范》明确规定,禁止直接或间接利用再加工纤维生产婴幼儿用品和直接接触皮肤的产品,并在显著位置标注相关警示语。

然而在这里,将要发给下游纱线厂的一捆捆再生棉上,记者看不到任何警示语及其它产品信息。

记者:“现成的标签你有没有?”

河南省新密市温商棉业商户 负责人:“没有,我们没有贴过,整个市场都没有。”

在山东平原一个旧工厂院内,集中着十多家再生棉加工厂,也是为毛巾纱生产企业加工原料的。

记者:“毛巾纱是吧?高阳那边做毛巾纱是吧?”

山东平原棉花加工厂负责人:“对啊,他们那边两千多(元),三千多(元),他都拉这种纺。”

走进一家工厂车间,工人正在分拣原料,工厂负责人告诉记者,这些原料都是从一些纺纱厂、纺织厂买来的各种下脚料,经过分拣、开花,最终被打包成整捆的棉花。

加工好的成品上,同样没有标注产品信息、生产厂家及警示语,这位老板从抽屉里拿出了当地监管部门曾要求他们标注的标签,上面写着:“警示语:禁止用于医疗卫生用品、婴幼儿用品、直接接触皮肤的产品及生活用絮用纤维产品”。

如此重要的警示,却被锁在了抽屉里。

在河北邯郸南井寨村,这里生产再生棉的原料更加让人震惊。厂子里的旧衣服堆积如山,有毛衣、外套、秋衣秋裤,甚至穿过的内衣、袜子等。

记者:“一般咱这个旧衣服穿完就扔了,它这个是哪来的?是专门有人收这个旧衣服吗?”

频道热点
  1. 殊不知记者走访调查了高阳及附近十多家制造业企业,却发觉了一些怪异的状况。河北省Dior纺织产品制做有限责任公司责任人:“不保检验。”在山东平原一个旧加工厂院中,集中化着十多家再生棉制造厂,也是为毛巾纱制造业企业生产加工原料的。
  2. 8月21日9时左右,一名男子已经住宅小区拆换波纹管,在常德市中国石油昆仑燃气有限责任公司工作员和物业公司的帮助下,民警将这名男子控制住,当场破获安裝专用工具、波纹管、闸阀等,因为这名男子不可以出示一切天燃气管道安裝和检验资质证书,民警将其带到公安局进一步调研。
  3. 走在华埠街边的桑托斯见到躺在东百老汇17号前人行横道入睡的受害人弗朗克(AnthonyMason)后,原本手无武器装备的他先离去,并在短期内内带著一根金属管回到,并朝弗朗克的头顶部猛击约七次,变成本案中首例被施暴至死的流浪汉。
  4. 殊不知记者走访调查了高阳及附近十多家制造业企业,却发觉了一些怪异的状况。河北省Dior纺织产品制做有限责任公司责任人:“不保检验。”在山东平原一个旧加工厂院中,集中化着十多家再生棉制造厂,也是为毛巾纱制造业企业生产加工原料的。
  5. 走在华埠街边的桑托斯见到躺在东百老汇17号前人行横道入睡的受害人弗朗克(AnthonyMason)后,原本手无武器装备的他先离去,并在短期内内带著一根金属管回到,并朝弗朗克的头顶部猛击约七次,变成本案中首例被施暴至死的流浪汉。
  6. 甘肃嘉峪关市产业生态圈无垃圾公司办公室责任人赵志钢说。赵志钢说,那时城镇自然环境“十乱”状况较突显,乱倒、乱堆、乱搭、乱建等,危害大城市外貌,减少住户日常生活幸福感。(材料图)甘肃嘉峪关市产业生态圈无垃圾公司办公室供图
  7. 走在华埠街边的桑托斯见到躺在东百老汇17号前人行横道入睡的受害人弗朗克(AnthonyMason)后,原本手无武器装备的他先离去,并在短期内内带著一根金属管回到,并朝弗朗克的头顶部猛击约七次,变成本案中首例被施暴至死的流浪汉。
  8. 甘肃嘉峪关市产业生态圈无垃圾公司办公室责任人赵志钢说。赵志钢说,那时城镇自然环境“十乱”状况较突显,乱倒、乱堆、乱搭、乱建等,危害大城市外貌,减少住户日常生活幸福感。(材料图)甘肃嘉峪关市产业生态圈无垃圾公司办公室供图
  9. 新闻记者获知,另一名职工仍在江油市中心医院医治,心电监护稳定。鲜章明起先取下了扒碴机上的电灯泡,随后申建生和曾统华找来一根电缆线。鲜章明告知新闻记者,每一次他仅仅将水吸入口中,随后润一润嘴巴,“确实太刺鼻太味道不好了,压根喝不下来。”
  10. 中国TNF-α缓聚剂销售市场2018市场容量约23亿人民币,预估至2024年将做到约130亿人民币,2018至2024年的复合型增长率约为412%。据公布材料预估,在我国抗CD25单抗药物防止肾移植后亚急性排斥反应销售市场可能迅速发展趋势,预估至2024年约38亿人民币,2018至2024年的复合型增长率238%。
新闻排行
  1. 走在华埠街边的桑托斯见到躺在东百老汇17号前人行横道入睡的受害人弗朗克(AnthonyMason)后,原本手无武器装备的他先离去,并在短期内内带著一根金属管回到,并朝弗朗克的头顶部猛击约七次,变成本案中首例被施暴至死的流浪汉。

    走在华埠街边的桑托斯见到躺在东百老汇17号前人行横道入睡的受害人弗朗克(AnthonyMason)后,原本手无武器装备的他先离去,并在短期内内带著一根金属管回到,并朝弗朗克的头顶部猛击约七次,变成本案中首例被施暴至死的流浪汉。...

  2. 新闻记者获知,另一名职工仍在江油市中心医院医治,心电监护稳定。鲜章明起先取下了扒碴机上的电灯泡,随后申建生和曾统华找来一根电缆线。鲜章明告知新闻记者,每一次他仅仅将水吸入口中,随后润一润嘴巴,“确实太刺鼻太味道不好了,压根喝不下来。”

    新闻记者获知,另一名职工仍在江油市中心医院医治,心电监护稳定。鲜章明起先取下了扒碴机上的电灯泡,随后申建生和曾统华找来一根电缆线。鲜章明告知新闻记者,每一次他仅仅将水吸入口中,随后润一润嘴巴,“确实太刺鼻太味道不好了,压根喝不下来。”...

  3. 走在华埠街边的桑托斯见到躺在东百老汇17号前人行横道入睡的受害人弗朗克(AnthonyMason)后,原本手无武器装备的他先离去,并在短期内内带著一根金属管回到,并朝弗朗克的头顶部猛击约七次,变成本案中首例被施暴至死的流浪汉。

    走在华埠街边的桑托斯见到躺在东百老汇17号前人行横道入睡的受害人弗朗克(AnthonyMason)后,原本手无武器装备的他先离去,并在短期内内带著一根金属管回到,并朝弗朗克的头顶部猛击约七次,变成本案中首例被施暴至死的流浪汉。...

  4. 8月21日9时左右,一名男子已经住宅小区拆换波纹管,在常德市中国石油昆仑燃气有限责任公司工作员和物业公司的帮助下,民警将这名男子控制住,当场破获安裝专用工具、波纹管、闸阀等,因为这名男子不可以出示一切天燃气管道安裝和检验资质证书,民警将其带到公安局进一步调研。

    8月21日9时左右,一名男子已经住宅小区拆换波纹管,在常德市中国石油昆仑燃气有限责任公司工作员和物业公司的帮助下,民警将这名男子控制住,当场破获安裝专用工具、波纹管、闸阀等,因为这名男子不可以出示一切天燃气管道安裝和检验资质证书,民警将其带到公安局进一步调研。...

  5. 走在华埠街边的桑托斯见到躺在东百老汇17号前人行横道入睡的受害人弗朗克(AnthonyMason)后,原本手无武器装备的他先离去,并在短期内内带著一根金属管回到,并朝弗朗克的头顶部猛击约七次,变成本案中首例被施暴至死的流浪汉。

    走在华埠街边的桑托斯见到躺在东百老汇17号前人行横道入睡的受害人弗朗克(AnthonyMason)后,原本手无武器装备的他先离去,并在短期内内带著一根金属管回到,并朝弗朗克的头顶部猛击约七次,变成本案中首例被施暴至死的流浪汉。...

  6. 8月21日9时左右,一名男子已经住宅小区拆换波纹管,在常德市中国石油昆仑燃气有限责任公司工作员和物业公司的帮助下,民警将这名男子控制住,当场破获安裝专用工具、波纹管、闸阀等,因为这名男子不可以出示一切天燃气管道安裝和检验资质证书,民警将其带到公安局进一步调研。

    8月21日9时左右,一名男子已经住宅小区拆换波纹管,在常德市中国石油昆仑燃气有限责任公司工作员和物业公司的帮助下,民警将这名男子控制住,当场破获安裝专用工具、波纹管、闸阀等,因为这名男子不可以出示一切天燃气管道安裝和检验资质证书,民警将其带到公安局进一步调研。...

  7. 8月21日9时左右,一名男子已经住宅小区拆换波纹管,在常德市中国石油昆仑燃气有限责任公司工作员和物业公司的帮助下,民警将这名男子控制住,当场破获安裝专用工具、波纹管、闸阀等,因为这名男子不可以出示一切天燃气管道安裝和检验资质证书,民警将其带到公安局进一步调研。

    8月21日9时左右,一名男子已经住宅小区拆换波纹管,在常德市中国石油昆仑燃气有限责任公司工作员和物业公司的帮助下,民警将这名男子控制住,当场破获安裝专用工具、波纹管、闸阀等,因为这名男子不可以出示一切天燃气管道安裝和检验资质证书,民警将其带到公安局进一步调研。...

  8. 甘肃嘉峪关市产业生态圈无垃圾公司办公室责任人赵志钢说。赵志钢说,那时城镇自然环境“十乱”状况较突显,乱倒、乱堆、乱搭、乱建等,危害大城市外貌,减少住户日常生活幸福感。(材料图)甘肃嘉峪关市产业生态圈无垃圾公司办公室供图

    甘肃嘉峪关市产业生态圈无垃圾公司办公室责任人赵志钢说。赵志钢说,那时城镇自然环境“十乱”状况较突显,乱倒、乱堆、乱搭、乱建等,危害大城市外貌,减少住户日常生活幸福感。(材料图)甘肃嘉峪关市产业生态圈无垃圾公司办公室供图...

  9. 8月21日9时左右,一名男子已经住宅小区拆换波纹管,在常德市中国石油昆仑燃气有限责任公司工作员和物业公司的帮助下,民警将这名男子控制住,当场破获安裝专用工具、波纹管、闸阀等,因为这名男子不可以出示一切天燃气管道安裝和检验资质证书,民警将其带到公安局进一步调研。

    8月21日9时左右,一名男子已经住宅小区拆换波纹管,在常德市中国石油昆仑燃气有限责任公司工作员和物业公司的帮助下,民警将这名男子控制住,当场破获安裝专用工具、波纹管、闸阀等,因为这名男子不可以出示一切天燃气管道安裝和检验资质证书,民警将其带到公安局进一步调研。...

  10. 走在华埠街边的桑托斯见到躺在东百老汇17号前人行横道入睡的受害人弗朗克(AnthonyMason)后,原本手无武器装备的他先离去,并在短期内内带著一根金属管回到,并朝弗朗克的头顶部猛击约七次,变成本案中首例被施暴至死的流浪汉。

    走在华埠街边的桑托斯见到躺在东百老汇17号前人行横道入睡的受害人弗朗克(AnthonyMason)后,原本手无武器装备的他先离去,并在短期内内带著一根金属管回到,并朝弗朗克的头顶部猛击约七次,变成本案中首例被施暴至死的流浪汉。...

日期归档
友情链接